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花瓷

冰凌花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父亲(一)  

2011-11-25 17:03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   父亲今年八十一了,身板硬朗一如五六十岁的人。

在家乡的小村子里,父亲是极有威望的,在有生产队的日子里,他做了几十年的老队长,大到队里的生产大计小到邻里矛盾婆媳不和,都要找到父亲定夺与调和,在我幼时的印象里,父亲好像不属于我们,他是整个村子的主心骨,每每在傍晚时分,我们的晚饭还没吃完,就会跑来邻居的大嫂,哭得伤心至极,说日子不想过了,男人又赌博输了多少钱,于是,父亲就总会放下手里的饭碗,领着那个大嫂去他家里将他男人一顿责骂,大嫂觉得解了气了,父亲才会回到家里,因为这样的事情太多,姐姐就会很不耐烦,一次在邻居家的夫妻又吵架时,女主人找到我家时,就被姐姐挡在了门外,告诉她:自己家的事自己解决,干嘛总找我爸爸?结果那位女主人却理直气壮的回应:谁让他是介绍人了,80年代,我们那个地方还很贫穷,好多小伙子找不到媳妇,父亲就到外村四处给张罗,我已记不得有多少个光棍是爸爸给找上 的媳妇了,所以爸总说:说上个媳妇不容易,得让他们把日子好好过下去。在我幼时的记忆里,家里很少见到父亲,但是这个村子是无论如何也少不了他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