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花瓷

冰凌花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未接来电  

2014-11-08 22:27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从浴池出来,刚穿戴好,包里的手机就突突起来,"你干嘛呢?打电话不接,爸找你找不到,给我们挨个打电话,你老公电话关机,家里电话无人接听,你知道爸多着急?"被姐姐一顿抢白,弄得我就跟那湿漉漉的头上蒸腾着的水汽一样云里雾里的。马上回看手机,好家伙,二十多个未接来电,老爸的电话十多个,而且竟是连续的拨打,几乎每隔一分钟一次, 其余都是哥哥姐姐的,回拨过去,他竟然说没啥大事,就问问近况便挂了。爸可能真的老了,有时候像个孩子,每周我都会打几个电话给他,这段时间心乱,就忽略了,结果他选择我休息时打电话,没接,他就那么不停地拨,又挨个给哥姐们打电话,大家都告诉他没有事的,他还在重复地问:小K怎么了呢?于是我像犯了错误一样给每个未接来电解释,我只不过去洗澡,我们没有事情,一切都好?走在立冬后的这样一个清冷的月亮地里,竟感觉到一丝如水般的爱在流淌
也是这样的一个冬天,当时读大三放寒假,忽然想来长春的姐姐家玩几天,就在放假前三天,给家里写了一封挂号信告知,选择挂号信,是认为更稳妥一些不会丢失,却不知这种稳妥实在是过犹不及了。当我在长春住了十天之后,那封挂号信还依然在路上,那时从县城通往我家那只有一班小火车,晚上七点半到站,站台是完全敞开式的,平时上下车也就十几个人,接站送站都很容易辨认,我刚下车没走出几步,就听见有人叫我,抬头一看,竟然二哥三哥两人在那里等我,当时好兴奋呢,以为这两人预测我今天回家来接站?快步跑了过去,刚站在他们面前还未站稳,左肩膀处就被二哥擂了一拳,踉跄了两步后懵了半天,才问到:"干嘛啊?"结果这句话还没结束,三哥又从后面照屁股踹了两脚,这次彻底迷糊了,如果被二哥打还能认可,因为小时他总打我,已经习惯了,三哥可是从未碰过我一下的,此时自己知道一定犯啥事了,接下来三哥几乎是带点哭腔的声音问我"你干嘛去了?怎么才回来"后来我才知道,家里一直没收到我的挂号信,又知道我几号放假,到了日子后,爸妈就天天盼着,前三天,他们以为我有小事耽搁,后来一直不见消息,家里人急坏了,父亲跑到县城,找遍了住在县城的每一个高中同学家,由于当时都在不同地方上学,除了书信,没有其他通讯工具,所以没人知道我在长春,我真佩服父亲,他竟然翻出住在县城各个地方的每一个同学家,我妈更是每日以泪洗面,连续多天茶饭不思,后来听说在我失踪一周后,妈找当地一个会掐算的老先生爻卦,那位老人告诉我妈妈:这个孩子没事,在西北方向,几天后就回来了。不管是否巧合,我还真是很佩服和感谢他,长春的确在我家乡的西北方,而且,他给了我妈妈希望,在那十天里,我哥哥每天去离家三里地的车站接站,我妈妈每晚站在村口等着小火车的鸣叫声,如果见到只是俩哥哥的身影,便又是一番痛哭,而爸爸则是穿梭在县城的每个角落寻觅??????
老天似乎和我开玩笑一样,我到家的第二天,那封挂号信姗姗而来,而我的被失踪的记忆真是永远也抹不去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